20余城相继放开落户限制 有什么新看点?

发布日期:2020-06-18 17:55:10  来源:中新经纬  作者:张澍楠
0
当前位置: 国家>> 经济资讯>> 市场资讯

围绕“2020年要推动完成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”的目标,2020以来,南宁、济南、江门、大连、无锡、中山、南昌、青岛、昆明等20余城相继出台政策放开落户限制,有的地方甚至可“零门槛”落户

这些落户政策有什么新看点?能否吸引并留住人才?未来还需做好哪些工作?

门槛一降再降

全面放开、“零门槛”成为越来越多地方落户政策的新方向。

广西首府南宁市于6月1日起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,门槛堪称“史上最低”。南宁提出,将在原有户口迁移政策的基础上,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,对新落户城镇的农村籍大学生实行“来去自由”的落户政策,设立集体户为有意在本市城镇落户的无就业单位人员、无自主产权住房者提供落户便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南宁市居住的市外人员,只需提交合法稳定住所材料,不需提交办理居住证材料,就可落户。合法稳定住所包含了亲友住房和租赁住房等。

6月起实施落户新政的还有济南市,全面取消了落户城镇条件限制。依照济南的《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施细则》,提供人才、院校学生、居住、就业等多条落户途径,无房、投靠亲属者、灵活就业人员等均可落户。

另外,济南全面放开对高校在校生、毕业生的落户限制,毕业生来济可先落户后就业;高校毕业生创业最高可获得30万元担保贷款。

广东省内,江门将成落户门槛最低的地级市。《江门市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施方案(修订)》将于7月5日实施,此次户政制度改革将实施一系列全放开落户政策,实现入户区域放开、入户条件放开、入户材料放开、入户人员放开的“零门槛”落户。

据国家发改委4月初印发的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相关要求,包括太原、长沙、合肥、长春等Ⅰ型大城市,未来也可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。

“新玩法”层出不穷

除南宁等地租房可落户外,人才引进、投靠亲属、甚至资料没带全,亦可落户。

在浙江,以往父母投靠城镇子女落户,男性须满60周岁,女性须满55周岁。这一年龄限制(杭州市城区除外)日前被取消。同时,浙江放开了市内投靠落户的限制,意味着户口已在本市,与城镇地区户主具有直系亲属、配偶或配偶父母关系的市民也可投靠落户。

支持年轻人,集体户设立条件放宽了。孵化器、众创空间、特色小镇人员流动快,浙江日前出台文件支持其设立集体户,同时人才公寓、酒店式公寓也可以设立集体户。“这将满足人口流动特别是人才流动的需求,提升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。”浙江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说。

4月初,大连市人民政府解读《大连市户籍迁入管理若干规定》,提出六个放开,包括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落户限制,对博士、硕士研究生、普通高校含高职院校毕业生实行先落户后就业政策;放开年轻子女投靠大连市户籍父母落户限制等。

同时,大连市还取消了新市区综合积分落户政策;取消投靠落户政策中“参加社会保险年限”条款,以有合法稳定住所为落户基本条件等。

4月17日,广东中山出台人才政策支持和服务保障24条措施。其中包括,对毕业5年内的全日制本科毕业生,在中山市企业工作满1年且已落户中山的,每人一次性发放政府津贴1万元。

此外,江苏无锡提出,不超45岁本科以上学历人员可先落户后就业;海南提出,特定人才可落户,享当地居民购房待遇;天津提出,对落户到滨海中关村科技园、宝坻京津中关村科技城的北京转移来津项目,在职职工符合条件的,可在津落户。

简化程序这一便捷举措也成落户政策亮点。如南宁户籍新政增添“容缺”办理制度,申办人在材料没备齐的情况下,派出所通过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,可“容缺”相关申报材料。

流程方面,落户审核办结也开出“加速度”。江西南昌明确,凡准备落户南昌城镇地区的群众,只要相关材料齐全,均可在3个工作日内审核办结。

官方多次重申放宽落户限制

2019年4月初,国家发改委印发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提出城区常住人口300万-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,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。

一年后,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再提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;推动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上城市基本取消重点人群落户限制,促进农业转移人口等非户籍人口在城市便捷落户

5月24日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明确,2020年要推动完成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目标。

6月16日,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,推动各类城市,特别是农业转移人口集中流入的城市,放开、放宽落户限制,继续完善以居住证为载体,与居住年限等条件相挂钩的基本公共服务提供机制,并按照常住人口规模、分布和结构来配备基本公共服务设施。

有了政策,如何让劳动力和人才安心落户?

有些城市放开了户籍限制,但由于缺乏产业竞争力,人来了之后又走了;还有些地方基本公共服务能力不足,在无法满足目前居民需求的情况下,更难惠及新落户人员。

“从长远来看,落户‘零门槛’福利对人才来说并非第一位,真正构筑产业聚集能力,提高核心竞争能力,拿出支持人才发展创业的政策才是关键。”北京高精尖科技开发院院长汪斌说。

专家指出,人除了是生产要素之外,还是消费者,要满足医疗、教育、住房等基本公共服务。对于大城市而言,未来在吸引劳动力和人才方面将面临更大挑战,要通过提供普惠性的公共服务,提升所有常住居民的获得感和归属感。对于中小城市来说,要抓住契机改善公共服务提供能力,满足落户人口的各类公共服务需求,吸引并留住人才。

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对记者表示,落户政策的重点是推动越来越多的家庭在城市落户,不像过去那样只是经济性地考虑单个劳动力和人才。这意味着地方政府要为每个人背后的家庭着想,从“宜居”角度考虑如何为劳动力和人才及其家庭成员提供全方位的公共服务。

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丽宾认为,放开放宽城镇落户条件仅仅迈出了吸引劳动力和人才的第一步。在引进人才方面,各地要考虑自己在整个经济发展中的定位,引进与地方产业发展方向、层次相适应的人才,让生产要素更好地满足产业发展的需要,不能盲目竞争;在留住人才、用好人才方面,地方应提高综合竞争力,创造好的市场环境、提高基本工资水平,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,给人才提供更好的平台。


以上信息由经济带网长江经济带小编整理,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、链接或以其他形式的复制发表、使用,必须注明信息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,否则与本网无直接责任。